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高旭东教授应邀为太阳成集团tyc234cc(中国)有限公司做线线上学术讲座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9-27

  

 

20229211500-1630,高旭东教授应邀为我院做线上学术讲座,讲座题为《重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化价值》。本次讲座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70周年校庆系列讲座之外国文学名家论坛的第四讲,我院及全国各高校师生积极参加了线上会议。高旭东教授是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社科基金外国文学学科会评专家,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带头人。高旭东教授著作等身,曾发表论文270多篇,出版专著19部,研究成果获得山东省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奖、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奖等多种奖项,主持重大攻关课题“马工程”比较文学概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等多项。

首先,高教授强调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创作艺术成就的显著地位。高教授指出,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尼采经常被同时提及,二人被尊为存在主义和表现主义流派的先驱。尼采假借疯子之口控诉“上帝死后”世界将陷入没有价值的荒诞的暗夜,陀思妥耶夫斯基同样意识到,没有上帝,西方会在价值上陷入荒诞。现在要重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价值,因为他看到了如果基督教文化中失去上帝的概念,那么西方文化将陷入荒诞,而他自己又揭示了基督教文化的深度,所以他的伟大来源于此。

其次,高教授论证了西方批评家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价值发现及偏颇。高教授指出,西方的批评家多从现代主义的角度来阐发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他们看重的是陀氏笔下的那些揭露灵魂至深的恶魔式的人物,并在这些恶魔式的人身上发掘具有预言性质的现代性。现代主义是基督教文化没落的象征,它所表现的世界的偶然堆积和人生荒诞感已经不能感动读者;而且从逻辑上看,表现一种文化深度的代表性文本也不应该出现在基督教文化已经没落的时候。

再次,高教授论证了苏联批评家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价值发现及偏颇。苏联批评家虽然承认陀氏作品中显示灵魂的深度,但是他们强调的是他站在同情小人物、庄稼汉、“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穷人的立场上推展其大规模的历史画卷,所以他们重视的是陀氏文本中的社会内涵。对于苏联批评家来说,消除陀氏的宗教梦想就成为他们的重要内容——批判陀氏的宗教忍从思想。然而,陀氏的宗教神国乌托邦是建立在拯救人类的基础上的,尤其是他对《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下层穷人的真诚同情和真切描绘。这种立场陀氏与苏联批评家有很大的相似性与共同话语。

然后,高教授认为,要认识陀氏无与伦比的伟大的奥秘就不能从西方与苏联对其评论的综合来着眼,而应该聚焦于陀氏文本中所显示的基督教文化从从属到衰落的内在危机及其全部复杂性。高教授主张从基督教文化发生学的角度看陀氏作品的思想性。他认为,陀氏的作品是“基督教文化的绝响”,如果说文艺复兴是基督教文化的春天,那么现代主义则是基督教文化中文学的残冬。从春到冬,基督教文化文学大师迭出,美不胜收,而秋收季节最辉煌的果实正是陀氏的作品。陀氏作品中激烈的冲突,空前表现了基督教文化可能达到的深度,深切地表现了人类的苦难和罪恶,绝望地显示了基督教文化的救赎精神。

最后,高教授总结道,陀氏在深秋季节真切地感受到了伊凡等人带来的凉意,并预言性地透视了现代主义严冬的残酷性和荒诞性。陀氏还以基督教原罪的眼光将人间的罪恶、恶毒和残酷刻画的令人触目惊心;他也在秋收季节盼望春天的温暖能够温煦落叶的大地,于是救赎和忏悔这个主题一直是陀氏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陀氏让魔鬼们走向末路,不使深秋的凉意击垮人心。陀氏既是伟大的救赎者,又是伟大的恶魔,他的思想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激烈地冲突,循环性地震颤,正是在此震颤之中,成就了陀氏小说艺术无与伦比的伟大。

在高教授回答了师生的提问之后,我院田俊武教授对高教授的讲座进行了精彩点评。田教授总结道,高教授以比较文学的视野阐释了陀思妥耶夫斯基与西方作家的比较,陀思妥耶夫斯基是西方现代主义以来最伟大的作家、哲学家,其成就可以与尼采比肩。高教授在讲座中还分别评论了西方和苏联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评价及其不足,并指出,只有把陀思妥耶夫斯基放在基督教文化的大背景下,审视其对于尼采所提出的“上帝之死”的看法,把社会对于人的“被侮辱的和被损害的”描写以及在揭示残冬的同时还抱有对基督教救赎的希望结合起来,可以解答“陀思妥耶夫斯基作为一个伟大的作家和哲学家的奥秘”。高教授的讲座论述汪洋恣肆。娓娓道来间,高教授给听众呈现出一幅气势滂沱的历史演变图景。他的博学广知为青年学者开拓了学术视野,引经据典且论证详实又为参会的师生树立了严谨治学的榜样。高教授的讲座是一场盛大的学术盛宴,给人以酣畅淋漓的爽快之意。

  

版权所有: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太阳成集团tyc234cc(中国)有限公司 2011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